主题管理
主题审核
回 收 站
 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棋文交流 → 详细文章
华南神龙陈松顺
1
收藏它
评论它
复制它
admin  在2011-05-14 11:28:13 发布说:
[ 角色: 管理员 / 等级:军长 / 发主题数:162 / 积分:78365 / 经验值:32937 ] [ 加为好友 | 发送信息 ]

华南神龙陈松顺

  说陈松顺先生是中国当代象棋王国的一条神龙,毫不为过。抗日时期他去过西南的众多城乡,解放前后访问过华北、华东的棋坛中心之地北京、上海等地,如果加上他当裁判跑过的一些城市,还有近几年出访美国、加拿大等国讲学,陈松顺可以说是弈游世界的第一人。抗战时期他在漫游西南诸城时,战遍众多名棋手,都取得胜绩。抗战胜利后回到广州,陈是当时广州的第一号棋手,技压“四省棋王”董文渊一筹。在访问华北的北京、华东的上海时,也是胜多负少。他在广州和杨官璘组织的华南队,迎战过华东队、北方队及华东华中联队,全面告捷,须知这些客队队员都是全国赛中的前列名手!陈先生的业绩还反映在全力创办中国第一张《象棋报》上,他办报11年,联络棋友,交流棋艺,汇集棋史,开创棋业,鼓吹棋事,为繁荣象棋事业作出了不小的贡献,为象棋走向世界作了极大的努力。陈松顺的业绩可谓大矣!


(一)不知不觉长了棋
  陈松顺,广东台山广海人,1920年出生,祖父开有“济生堂药材铺”陈10岁进小学,读至四年级即退学,这和他的经商家庭及父亲、叔父等均爱好弈象棋有关。陈松顺幼年时,其父陈宏爵常在骑楼底下与人赌棋,输棋甚多,这就引起了少年陈松顺对棋的注意,终于对象棋有了兴趣。起初和当地的“棋王佳”对局,需让双马。其时,广海的一所词堂里常有一些人聚集在那里弃棋,美其名为“橘艺研究社”,陈的叔父陈宏达常带少年陈松顺去那里看棋。一次,陈向“橘艺研究社”借得《橘中秘》,对其中的“顺炮横车对直车弃马局”等,初时不大理解,而按谱行棋,杀法非常精妙,从而使他领悟到弃子抢先的道理。从此,他对弈棋越来越感兴趣,常常一个人留在祠堂里,点燃一盏油灯,解拆其中的全局谱,日积月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提高了对局水平。他再和“棋王佳”对局,不但不能再让双马、单马,即使分先,也是陈松顺高出一筹了。有段时间,广海街头有个残局摊档,管档的是个老头。棋档旁的店老板高占要“松仔”(陈松顺的小名)去破局。陈看了局势,认为可以一试,经过交锋,这个名《商山四皓》的江湖残局竟被少年陈所破。
  1935年,台山县举办全县象棋比赛,陈的叔父陈宏达鼓励侄儿去参赛,还领他去县里报名。陈是六十多个参赛者中最年少的。在比赛中,接连淘汰了几个对手,进人决赛前,小松顺遇到了获海棋王余质平。余当时仅比冯敬如差二先。经过激烈搏斗,终因实战经验不足而被余淘汰。陈松顺虽未进人前三名,但因年纪最小且棋艺不错,大会特奖给他一个银鼎,称为“神童特别奖”。这一奖更加激起陈争攀棋艺高峰的决心,另一方面也使他结识了这次比赛的冠军——斗山棋王雷法耀。在以后,雷法耀以师傅身份常常给小松顺以指点,还寄些对局或残局剪报给他学习。
  那段时间,“粤东三凤”之一钟珍游弈安南后归国,也常到台山来设局。由于共同爱好,钟珍和雷法耀交上了朋友,从而也知道陈松顺其人。
  1937年,抗日战争爆发,陈的师傅雷法耀决计去美国定居,除将斗山镇的“利兴隆”洋杂货店交给老伙计经营外,还将培养陈松顺的事托了钟珍。这就开始了钟珍和陈松顺师徒关系的历史。
  由于雷法耀的嘱托,钟珍曾认真给陈松顺以指导,开始时让陈三先,对局后进行讲解评说。为了磨炼陈的中残局功夫,吸取各种技艺,钟又叫陈去找冯敬如弈棋,还授以策略:赢了可以记账,输了则给钱;先行不可走中炮,应赵相,专同他斗中局和残棋,这样可促使冯用真功夫,学到中残局的本领。由于不断的磨炼,陈松顺的棋艺不知不觉的又提高了一截,不久,师傅钟珍只能和陈分先下棋了,香港的一些知名棋手,如方绍钦、吴兆平、何鲁荫等已不是陈的对手,这标志着陈的棋艺已趋向成熟。有段时间,陈松顺遵师命在澳门弈棋,一次,陈与平安酒家经理弈棋,党赢得彩金二百银元,按江湖上的规定,如数上交师傅。这一下钟珍当然满意,但陈松顺却有了想伺机摆脱这种封建式师徒关系的念头。


(二)神龙遨游棋国
  陈松顺早年的战绩,主要在香港和广州两地。在香港时,他曾和黎子健以“联军”对抗过“四省棋王”董文渊,取得胜利,又以“联军”的阵容对抗“七省棋王”周德裕五局,结果弈平,足见陈的棋艺在当时已趋向成熟。
  1941年,太平洋战争爆发,不久,日寇攻占了香港。由于日本鬼子对象棋的排斥,街头不能开棋档,茶馆无人弈棋,于是,滞留于香港的一些职业棋人顿时陷人困境,如冯敬如饿死于球场等。陈松顺因为年轻,侥幸逃离香港,回到故乡,但广海也是一片萧条。不过,陈在这段时间做了件人生的大事——完婚,但不久,他不耐于乡间的寂寥,远走内地,过着以棋为生的江湖生活。
  在1942年至1945年,陈北上韶关,到桂林,闯柳州,再西行而贵阳、昆明、个旧、石屏,走了华南、西南的许多地方。每到一地,就以棋为生计,会战过二三流棋手乃至庸手,当然也会战过当地的一些“棋王”、“棋圣”等好手。他的这次弈游,对象棋事业来说,是一种传播和交流,使西南棋界了解到广东的棋艺水平。如他在昆明磨盘山望海楼,遇上了云南棋圣杨礼源,这时的杨礼源已是老人,棋艺有所减退,但在昆明仍是顶尖的。因陈松顺未用真名字,从被杨让单马开始到分先,赢了杨及其他帮彩者约三万彩金。对杨来说,这一败一失,导致了一气一病,竟卧床不起,并且不久竟魂归天国。这可惹出了“事情”,有人为杨礼源打抱不平而找陈算账,结果,陈送回二万元彩金为杨医病,杨病故后又赔一口棺材。这件“陈尘气死杨礼源”的新闻,使陈松顺没有得到实惠,却长了见识。陈在昆明因逗留时间较长,带动的后进棋手亦多,如有个叫郑智绵的云南大学物理系学生,一个叫陈德祥的大学生,都受过陈的指导,有个叫邓鹏的,后来以房明选手的身份参加全国比赛。
  陈松顺在云南的活动,对当地棋艺有很大的推动,因而被尊为大师。在他的影响下,昆湖电厂成立“昆湖象棋研究会”,并聘陈为教习,后来还安排陈到电厂任会计。在石屏时,陈还影响着当地的象棋好手,而成立了石屏象棋研究社等。
  1948年春,陈松顺从昆明束装东还。回到广州已是面目全非:老一辈棋手如黄松轩、冯敬如、钟珍等均已作古;新一辈如曾益谦获1940年市冠军,李忠海获1947年市第一,有个既“老”又新的董文渊正在广州、香港弈游。当陈初到祥珍茶楼时,正好碰上董文渊。根据棋人们的估计,认为陈可让董长先,商定以“加五”搏弈五局,陈以二胜一负二和占优。这一战,说明陈松顺已是广州棋坛出类拔萃的人物了。董先陈庄以列手炮弈至残局的实况,陈走象5进7,使董更为被动,这局棋最后董负。
  陈松顺的弈游,到了解放初期变成弃访的形式。五十年代初,他单骑闯京师,先在“三友轩”和北京名手张德魁。候玉山对弈,互有胜负。后来安排到劳动人民文化宫作公开表演,以张、侯加上谢小然和曹德纯,轮番迎战陈松顺。这是华北棋手和华南名手的第一次较艺。第一场陈对张德魁,陈大胜;次对侯玉山,陈以二胜一负一和奏捷;再时谢小然和曹德纯,因只互弈一局,结果对两人均和。


(三)陈、杨争雄和杨、陈联盟
  解放后,人民生活日趋安定,广州棋坛步步走向繁荣。其时,继新秀袁天成之后,还有一个杨官璘正走向棋艺的高峰。
  杨是东芜人,艺成于四十年代后期。五十年代初,杨征战上海,杀败了上海的众多名手,如“东北三虎”董文渊、何顺安、朱剑秋及旅居于上海的罗天阳、窦国柱等一大批新、老名手,声望甚高。杨的家乡在广东,广州成了杨以供灼圭约极掂泄。在广州棋坛,有人倾服陈松顺,有人拥戴杨官璘。拥陈派认为陈的棋艺老练成熟,拥杨派则说杨的棋风细腻深刻,于是,在广州棋坛,杨和陈的争雄不可避免。在1953年的6月和1954年的2月,经过二次十局赛,陈员以各负一局小挫于杨,但完全证明杨、陈两人功夫大体相当。
  1956年全国赛,由于每个城市只能派一名代表参赛,杨官璘作为广州的唯一代表,夺得建国后的第一届象棋比赛的冠军,更加给广州棋坛带来了繁荣,引来了全国各地高手频频来穗弈赛,开始了陈、杨联盟的岁月。
  1957年5月,新科全国亚军王嘉良和北京名手全国第五名侯玉山,联袂访穗,要会一会广州的棋坛双雄。比赛从5月21日开始,广州以杨、陈双雄应找,每人和对方各下六局,结果广州队以27比21取胜,陈、杨为广州棋坛立了大功。与北方队刚结束战斗,华中、华东联队又来到广州,7月,全国季军刘忆慈和全国第四名李义庭到穗。这个联军,比起北方队的实力可能还强些。刘忆慈的“仙人指路”开局法出神人化,誉满全国,李义庭更是一颗灿烂的新星。广州队仍以杨、陈双雄应找,仍是每人对客方每人六局,结果是陈得12分,居于刘9分、李11分之前;为积分之第二,又使广州队取得胜利。陈松顺的战绩高于全国季军和全国第五名,可见陈的实力之强了。1958年5月,华东联军又来广州挑战,广州仍是杨、陈两人应找。客方为上海何顺安和常熟惠颂样,前者为上海第一名手,1956年全国赛因身体因素仅获第六;后者1957年全国赛上战平扬官璘,胜王嘉良和刘忆慈,获第四名。这个客队,实力非凡,杨、陈联军白然不敢稍怠,陈在连挫何、惠之后,才使广州队多胜二局而保持优势,最后以29分比19分胜了客队。这一战,陈松顺立了大功。有人戏称,陈是不带亚军、季军或其他名次的‘’陪军”。当何、惠联军离穗不久,湖北李义庭和沈阳任德纯又来叩广州棋城的大门,这二位都年仅20,可谓小将,说不定哪一天人突然闪光。广州队仍以杨、陈双雄应找,结果又以26比22分战胜了“小将联军”。总之,陈松顺和杨官璘结成的联军,迎战过全国各地区来访的联军,都取得胜绩,使广州棋誉处于全国的最高位,享有棋城之称。陈作为联队的一员,立功可谓大矣!


(四)弈赛以外功德事
  对于陈松顺来说,“文革”是他弈棋生活的转折点,这以前,他以弈赛为主;这以后,他以棋事为主了。
  创办全国唯一的《象棋报》,这是陈松顺退出棋坛争战后的一大举措。打开自1982年第1期《象棋报》,到1994年底转刊前都是对开大报,我们可以看到一版是国内外的象棋要闻,包括大事简讯、赛程报道,间插一些象棋的理论文章;再看二版,是各种大赛的对局分析和实录,为广大棋友提供棋艺资料;在三版里,则是以残局、排局技艺为主的阵地,古今中外,精华荟萃,精彩纷呈,是残局技艺的宝库;再看看四版,展现的是棋史资料的丰硕成果,为棋史宝库揣出一件件珍品,还有一些颇有影响的专栏。
  纵观一个月两期的《象棋报》,我由衷地钦佩陈松顺先生,他要为之付出多少心血呵!不说办报的经费之难以筹措,发行份数和报纸反量的苦心经营,就是稿件来源也是很大的工作量!陈松顺可以说功德大矣。
  陈松顺还出国讲学,为象棋走向世界进行“游说”。在近代象棋史册里,有二位国手出国访问过,他们是三十年代的“象棋总司令”谢侠逊和“七省棋王”周德裕,前者以爱国募捐为目标,后者以传扬中华精湛棋艺为宗旨,都取得很好的效果。八十年代后期,陈应加拿大华人棋联组织的邀请,出国讲学访问。到达温哥华时,天虽下着雨,仍受到“中华文化中心”近百人的欢迎,其中还有洋棋迷呢!为了在讲学之外和更多的棋人交流,陈还和“中化文化中心”联办了象棋擂台,设六盘全局另加十盘残局,由陈任台主,全局擂台还可酌情让双马,形成了热烈的气氛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
  陈还应美国“美东象棋会”的邀请,去纽约访问。在拉瓜地亚机场,受到美东象棋会谭正、刘德强等先生热烈欢迎。讲学设在华埠包厘街华人联合会,由“美东”会员陈忠对香港新秀陈灵辉赛棋,陈现场讲解,听众一致反映分析深透,引申广博,指陈得失,比喻生动。

共有4192位棋迷查看了此象棋残局,其中以下棋迷对此局表示赞赏!!!
admin  
 


关注本站,每天看精彩棋局。打开手机微信,点击“发现”,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关注本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