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管理
主题审核
回 收 站
 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棋文交流 → 详细文章
弈林野史六十春:第二十四回 棺材铺中 大师兄一败涂地  会馆室内 小师弟大显身手
2
收藏它
评论它
复制它
admin  在2011-06-14 22:38:12 发布说:
[ 角色: 管理员 / 等级:军长 / 发主题数:162 / 积分:79745 / 经验值:33859 ] [ 加为好友 | 发送信息 ]

第二十四回 棺材铺中 大师兄一败涂地  会馆室内 小师弟大显身手
摘自《弈林野史六十春》 作者:韩宽

  第一个冲上来叫阵的是北平棋坛有名的“老油渣李”(其子叫小油渣李,亦好棋),结果不支而败。后来相继上场的张汉臣、蔡阶堂等也纷纷落马。
  彭述圣技压群雄,众皆望而怯步,一时倒无事可做。
  有一天,彭述圣去启新茶社,正好“二十八宿”之一的任秀亭与人对弈。茶社主人见彭述圣大驾光临,欲上前招呼,被彭示意止住,彭则悄声站于一旁观棋。
  全神贯注的任秀亭只管杀棋,那管其他,待得胜后哈哈大笑时,才蓦然发现彭述圣,尴尬之极,但很快转过神来,欲请彭老对弈,彭慷慨允之。
  彭衡量任的棋力,提出可以饶炮,众皆大惊,因为任秀亭既称“二十八宿”,也非泛泛之辈,那健庭、张德魁仅饶二先。
  通常饶马已属不易,况饶炮乎!但两局下来,彭述圣居然战而胜之。观者大哗,任秀亭亦称道不已。
  彭述圣饶子功夫绝顶,又引来一批跃跃欲试的棋坛后生。这些后起之秀的代表人物年龄均在二十岁左右,其中的以比较活跃的“三小”、“四小”最为突出。
  “三小者”指侯玉山、钟绳组、刘占鳌(小点心);“四小者”乃汤如意(小如意)、宁宝丰(小宁儿)、杨长升(小丁柱)和小杨子。
  这“三小”与“四小”中的大半数都与彭述圣周旋过。其中宁宝丰被饶三先不支而溃,汤如意先后被饶一炮和饶双士双象而连败两局,刘占鳌被饶一马,四战三败一和,侯玉山被饶一马亦遭惨败。
  彭述圣饶左马大胜侯玉山、刘占鳌的精彩杀局曾先后刊登在林编《象棋月刊》和《韶关专区象棋对局选第一集》。凡看过对局的棋迷无不为彭述圣的高超技艺所折服,至今仍津津乐道。看官如有兴趣,吾将在后文介绍。
  总之,彭述圣在北平亮相后,一路过关斩将、势如破竹,北平棋坛为之震憾,全城上下无人争锋。
  彭述圣苦无对手,却乐于诱掖后进,每天或去茶社与二、三流棋手交流点拨,或在会馆静养歇息,北平棋坛出现了暂时的静谧。
  彭述圣哪会想到,在这平静之中正酝酿着一场大战——一场求助于外援的大战正由那健庭等人悄悄策划着。
  彭述圣横扫北平棋坛,赵松宽口服心服,张德魁敬而畏之,那健庭虽不敢再斗,却咽不下这口气。
  那健庭本就是一位好事者,这次输到自己头上,自然更不能轻言罢休。有一天正烦闷时,家里有客来访,此人名叫王轮昌,乃那健庭志趣相投的好朋友,王君棋艺虽不入流,心智计谋却堪称一流。北平棋坛之所以热闹非凡,与此人大有干系。
  原来王轮昌天生热闹,他惟恐天下不乱,经常串东跑西到处拴对——不是挑动这个,就是激将那个……所以北平棋战几乎天天发生。
  因其拴对有术亦有效,棋界人士戏称王轮昌是北平棋坛上的“申公豹”,其实并无贬意。
  这位“申公豹”见那健庭情绪低落,遂笑问道:“那兄莫非为彭述圣而苦恼乎?”
  见那健庭苦笑不语,又试探性地说了一句:“我有一计,可释那兄之怀。”
  那健庭一听,精神顿时一振:“有何高招,快快讲来。”
  王轮昌笑道:“那兄还记得关东三杰否?”
  那健庭道:“记得,那又怎样?”嘴上虽说,心里也开始活动起来。
  你道王轮昌说的关东三杰是谁?原来正是沈阳徐词海、锦州赵文宣、大连胡震洲。
  徐词海生于1895年,比北平张、那、赵都大几岁,当年征战北平,曾连胜北平第一手孟文轩而名声大噪,与张、那、赵交战也胜多负少,略占上风,后来被誉为“北方八猛之首”。
  赵文宣,生于1906年,乃徐词海同门师弟,1930年勇夺辽、黑、吉、冀、鲁五省冠军,1931年与张德魁代表华北征战上海,表现上乘,被棋坛总司令谢侠逊誉为“常山赵子龙”。
  胡震洲,生于1913年,后起之秀,年龄虽小,出道虽晚,却已获“关外王”之美称。
  王轮昌见那健庭沉吟不语,继续劝道:“如能邀‘关东三杰’来平,则可与彭述圣大有一战,那兄以为然否?”
  那健庭终于心动,表示赞同:“好倒是好,只是不晓得他们通讯地址,如何联络?”
  王轮昌道:“这不难办,天津钱梦吾先生在天津《商报》、《华北曰报》主编‘象棋专栏’,他肯定熟悉各名手地址,再说有这样的好新闻,他岂能放弃!你只管写信,我负责发信,如何?”
  “就这么办!”那健庭在王轮昌的再三游说下,终于同意,“你先回去,明曰取信。”
  王轮昌见拴对有门,窃喜不已。出门后长吁一口气,并自言自语:“北平棋坛又有戏看喽!”
  且说钱梦吾先生突接北平那健庭来函,又惊又喜,惊的是西北竟然有此强龙,喜得是“象棋专栏”又添新闻。
  钱梦吾,1901年生,他在天津一所中学任英语教师,又特别热心象棋事业,与兰州王和生如出一辙,业余时间兼职办“象棋专栏”。
  他深知救兵如救火,遂不敢怠慢,忙修书二封,分别寄往沈阳、绵阳,急请徐词海、赵文宣赶赴北平,会战彭述圣。
  率先赶来北平的是沈阳徐词海,由二流棋手张汉臣、陈申芝介绍认识了彭述圣,并相约于广内大街一徐姓人家开设的棺材铺中对垒,除少数名家与监局人外,不许他人参观。
  当时惟一的监局人名叫胡兰荪,乃北平《小小日报》“象棋谈”栏目编辑,也称棋界名流,有关他的事以后再谈。
  徐词海与彭述圣就在这家棺材铺中大战三天,共弈七盘,徐六负一和,差点被剃了光头,几乎重蹈张德魁“七、八局一面倒”的覆辙。
  徐词海输棋后,每晚都苦苦复盘,寻找失误,功夫果然不负苦心人,后来徐、彭又相约在启新茶社和聚贤茶社等公开场合交手,才互有胜负。
  最使徐词海难忘的一局胜棋还是在彭述圣的下榻地——甘肃会馆下的,徐对此局十分珍惜,当晚即复出着法,并交付于那健庭,发表在《时言报》“象棋管见”专栏上。后来此局棋便成为徐词海胜彭述圣的代表杰作,陆续被各报刊反复转载。
  我曾看到一些书刊在提到彭、徐之战时的说法——“彭述圣与徐词海共大战十七局,彭仅多胜一局。”
  但据王和生编著的《传彭集》记载,徐与彭对局“综计仍负六、七局之多”。且不说尚有监局人胡兰荪佐证。
  以我猜测,这大概是该刊编者忽略了“棺材铺之战”,因为那次战事仅少数名家知道,故而寡闻也就不奇怪了。
  没过几天,徐词海师弟赵文宣也赶来北平,通过胡兰荪介绍,这次比赛安排在甘肃会馆进行。
  由此可以看出,彭述圣在北平的连连大捷,已从原来的打出去转移为他人打上门来,加上《小小日报》“象棋谈”的多次报道渲染,彭述圣大名在北平棋界已耳熟能详,且名动遐迩、波及邻省。
  赵文宣当时年约二十五岁,血气方刚、勇猛善战、胆识俱佳,数月前曾赴上海连败南方数员大将,被棋坛总司令谢侠逊誉为“常山赵子龙”,其锋芒较师兄犹有过之。
  特级大师王嘉良年轻时曾拜访过赵文宣,并得到赵文宣的细心指点。
  彭述圣与赵文宣共弈四局,结果以二胜一负一和小胜,是彭述圣所遇对手中最棒的一位。因赵文宣为人宽和,很受彭老赏识,多年后仍夸奖不已。
  遗憾的是,赵文宣当时在天津市==供职,执掌监印重任,仅请假三天,未能多留几曰,便匆匆结束了这次难得的交流机会,以致饮恨终生。
  徐词海、赵文宣相继失利,在天津调兵遣将的钱梦吾坐不住了,他要御驾亲征,前往北平会会这位勇不可挡的彭述圣。
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返回《弈林野史六十春》

共有4299位棋迷查看了此象棋残局,其中以下棋迷对此局表示赞赏!!!
admin  
 


关注本站,每天看精彩棋局。打开手机微信,点击“发现”,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关注本站。